西安&拉萨之旅

这是记忆,留给明天,尽管琐碎,但是真实。

深圳——西安(K446

12月1日,早上8点起床,整理好行李后,匆匆赶去火车站。9:02,火车开动。坐着火车,沿途观赏风景,边看书,边跟人聊上几句,心情很愉快。晚上六点到吉安,很快天便黑了,继续看《荆棘鸟》。

  

12月2日,夜里没睡好,醒来了好几次,7点 起来,吃点东西,磕磕瓜子。邻座是个家在西安的大妈,跟她聊了许多。拿起相机来拍照,到渭南时,她提醒我到火车另一侧看雪,才发现山坡上、梯田里、屋顶上好些地方白白的一片,像撒了一层泡沫似的,很漂亮。想着西安也许下雪了,可以在雪中漫步,拿点雪儿摸一摸、闻一闻、尝一尝,肯定很有趣,越想就越兴奋。不过,西安终究没有下雪。有点儿失落。 

西安

下午3点多到达西安,从车站出来,一眼望见古城墙,兴奋极了。天气晴朗,温度有十几度。边走边看,到处拍照,心里美滋滋的。

车站外好些人在拉客去住宿,尽管知道这些人要价肯定会高出许多,但还是试探性问了下价格以供参考。便问了个高个的男人,他称:普通间40元/夜,标准间100元/夜。见我不要,便问我要多少价,我尽管走不搭理他,他反倒把头探过来,问我要不要小姐。内歌曲……

一直沿着解放路走着,想去尝尝西安美食,便问一个美女哪里小吃店多。她就给我指路到万达步行街。这里确实是个好去处!沿着步行街、尚俭路逛,吃了个面筋夹馍,还行,就是味道不是很够;公婆饼嘛,挺好吃的,但太油腻了;进面馆吃了碗炸酱面,很大一碗,但面软塌塌的,没一点儿嚼劲,吃了几口便不吃了。

从尚俭路右转到和平路,看看已经5点了,便去找住的地方。在如家酒店所在那条街,看到家旅馆,便住了进去,还是40元,不过总体上还满意,房间挺干净的。

  

歇息了会后,便沿着和平路直走去大雁塔。西安古香古色的,感觉不错,只是在修地铁,看起来有点杂乱(还有一点,很多红绿灯都废弃了,人跟车抢道,这点特别严重)。在大雁塔欣赏喷泉实在是极大的享受,整个广场构成巨大的的喷泉池,随着音乐的节奏,喷泉此起彼伏,像在伴着音乐起舞似的,看着十分畅快。

绕着大雁塔转了一圈回来,7点多,喷泉舞已经停了,路上有点冷清,便慢慢走了回来。在街上吃了个腊肉汁夹馍,不像在深圳将一片片烤肉切下来后剁成丁再和菜叶放到馍中——那样有点干,这边的肉夹馍是直接放一勺的腊肉到馍中会更加可口,就是太咸了。买了份板栗,不是很香,还是粒上皇的好。

回来后,又去尚俭路走了走,很喜欢这里。两边都是小吃店,看着都嘴馋,不过也许天太冷了,人很少,不热闹。8点多便早早地回旅馆了。看会书,11点左右睡下。

  

3号早上7点多便醒来了,不知道那所中学在举行升旗仪式,窝在被子里听国歌,懒洋洋的。不过,脚很冰冷,8点起床,洗漱后把《荆棘鸟》看完了,有点儿想入非非。9点,慢悠悠地收拾下行李,便离开旅馆去逛小吃街了。在和平路路口吃了份皮蛋粥和一个虾饼,又折到尚俭路去,路上买了两根油条吃,很便宜,才1块钱。边吃边散步,很惬意,想着12点火车才开,现在才9点半,还早着呢,便去解放路图书批发市场逛下,想买本书车上看。

在批发市场悠哉游哉地逛了大半天,终于拿定主意买了本老舍的《茶馆》。出来后,继续沿解放路走着,已经十点多了,琢磨着要不要去大明宫看下,想到只剩1个多小时了,怕时间不够。便从钱包中取出车票,看看具体还剩多少时间。不看还罢,一看登时就傻眼了,10:17开车!看下手表,十点半了!心里又急又愧,愤恨不已!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犯这种蠢事了!耻辱!实在是耻辱!!

急急忙忙跑到火车站,这边问,那边问——火车开出了!没法二次改签!没法赶上!……恨死自己了!又急又怕,苦涩难当!重新走回来,去网吧查火车时刻表,没办法塔其他车赶上了!跑去咨询机票,已经赶不上当天的飞机了,要买也得全价票,一千多!这下真的无可奈何了!!

  

情绪稍微稳定下来后,重新回到网吧,写点东西发泄一下。12点多去火车站再买了张车票。去,一定要去!哪怕只能看一眼也甘心! 

已经完全冷静了,买好车票后,便努力提起兴致来去大明宫玩。想得好好的,我的车票是4号早上6:18分开,5号下午4点半到拉萨,如果顺利的话,我可以将6号回西安的车票改签到7号,这样还是照样在拉萨、西安各自都呆两天,情况并不是很坏。退一万步讲,即使没改签到,还是可以逛逛街的。

在车站附近吃了份羊肉泡馍,老板把馍放在水中煮了很久,软绵绵的像浸水的馒头一样,很不好吃,便把羊肉和粉丝吃完,馍留下了。原以为七八块钱就够了,坑爹的,居然要十八!也太贵了!

继续往西走,发现有条通道,好些小贩在卖水果等,买了些橘子,一斤1.5元,还算便宜。沿着路一直走着,房屋很破旧,到处写着“拆”字,显得很荒凉。继续向前,出乎意料,居然进入大明宫了——一片清冷。还真有点失落。

说是大明宫遗址还真是遗址,看起来就像是一片荒地。只有非常有限的一点儿建筑在,其他的就是一整片一整片的草地。一直走到广场,很空旷。那里有个“群众大舞台”,听听戏,感觉倒不错。大明宫外面是条街市,百无聊赖地走着,走入地下通道,出来后,发现竟然是火车站!

看看手表,还没四点。拿起地图来瞧瞧,想去汉长安城遗址,刚好就在大明宫后门。便又转回大明宫,东瞧瞧、西看看,百无聊赖,慢腾腾地走着。这才发现大明宫实在太大了,还没到玄武门,就已经四点多了,怕天黑下来,便决定不去汉长安城,重新走回来。这折腾的。五点回到广场上,“群众大舞台”已经没人了,太阳也快下山了,随便找条椅子,坐着来看日落。
  

也许只有在夕阳西下时,看大明宫才会有所感触吧。想起陈子昂的“前不见古人,后不见来者。念天地之悠悠,独沧然而涕下”,真的是沧然涕下了。多少英雄往事,多少尘世悲歌,玄武门兵变、凌烟阁封功、女王登基、梨园歌宴、安史动乱……,一切都化作黄土了!感觉自己好卑微。

夕阳消去了,坐在广场上越觉冰冷。便走到街市去吃了份鸡蛋面,很好吃,很大的一碗吃得干干净净的。

7点多,去银行取了张大洋后,走去KFC,点了杯咖啡,坐着看书,夜里就在KFC过了。(顺便提下,西安KFC一杯咖啡要7.5元,深圳只要6元,咋西安的会更贵呢?因为在火车站?)

晚上没睡好,4号早上五点半出来,特冷,快被冻死了。买了两个茶叶蛋,急忙走去火车站。6点坐上火车后,放下行李,赶紧补上一觉。

西安——拉萨(T223

7点多醒来,天慢慢亮了。T223次火车,从重庆到拉萨的。这趟火车真的很不错,车厢很干净,地上过道铺上了地毯,饮水机、洗脸台、卫生间等也配置得很好,坐垫软软的,坐着很舒适。

火车上也照例有推销的,毛巾啦、牙刷啦、充电器等,跟唱戏一样。但广播倒是很体贴人,放音乐、科普宣传,还提醒早起、午休、晚安以及所在地点等等。列车上人不多,过了兰州人就更少了。

同坐的几个朋友中有个90后,跟他聊得比较多,他这次是第一次出远门,去青海德令哈跟“师傅”做餐馆。另外有一个比我大不了几岁的,也是去拉萨,他是做虫草生意的,这次去采购药材。听他说,那曲的虫草最好,好的虫草一克可以卖到两百多。车厢里有几个四川人也是去拉萨的,挺好玩的,在那边打扑克、喝酒、嬉闹,其中一个特能说,历史地理的滔滔不绝。

一路上,聊天、嗑瓜子、看风景、拍照!

  

从西安出发,过了宝鸡后,慢慢便进入甘肃境内。这下才真感受到黄土高坡了。这里的山很太贫瘠了,光秃秃的,除了黄土还是黄土。最让我惊奇的是,平地上有很多天堑巨壑,真的很怀疑这些“大沟”是怎么形成的。河水看起来很浅,有些已经结冰了。列车在黄土高坡上行驶,有一种荒凉感。

进入西宁后,天慢慢黑了。晚上,看书。

5号,早上8点天慢慢亮起来,广播说列车已经进入可可西里!激动极了。自打看完《可可西里》之后,老早就想来看看了。列车行驶在广袤的草原上,正值日出,看太阳从远处山头慢慢升起来,彩霞挂在天边,深蓝、粉红、橙色,再由橙色发散开,一点点地变淡,与金黄的平野相掩映,美极了。

  

很多河流都冻住了,白得像雪、蓝得透彻。河边或原野上,不经意就能看到藏羚羊、牦牛或马匹等,有时是三五只,有时甚至是一整群。藏羚羊小小的,就跟小山羊一样,但头上两个角非常长,给人很机灵的感觉,估计要是朝它扔一小块泥土,那玩意一溜烟就能窜到天边去了;牦牛则看起来有些散懒,就像披上一层很厚的毛衣一样,不过后来听说牦牛跑得也很快,除非是主人否则谁也抓不住它,这点倒让我有些诧异;绵羊好些刚被剪过毛,很光瘦,有些背上还留着一片红红的伤;马儿则优哉游哉地在原野上吃草、散步。

慢慢地列车开进唐古拉山,海拔有五千多米,虽然周边都是山,不过看起来倒不会很高,雪山也一样。对,雪山,跟在渭南看的雪实在太不一样了,就像是拿着一桶浓牛奶从天空往山顶上倒下去一样,像个甜筒,那种乳白叫人不禁想咬一口。

不久便到了错那湖,听说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淡水湖,整个湖都结冰了,靠近岸边的是一边雪白、很细碎的冰晶,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,往里看则像翡翠一样蓝得晶莹透彻。难怪唐僧师徒见到河水结冰要走过去了,收不住脚啊!

  

在去拉萨前,很多人提醒我要注意高原反应。所以,一路上我都很留意,不喝酒、不抽烟,一直在喝水(确切的说应该算是补品)。列车进入可可西里后便开始留意了,进入唐古拉山后就更加努力“找自己的毛病”了,感觉头有点沉,不知道是高原反应还是昨晚没睡好,其他的倒没啥。不过,我们车厢里还真有一个女人产生高原反应了,列车员拿了一瓶氧气,以及一包泡来喝的什么东西给她。那细长的氧气罐,特像以前家里用来灭蚊的喷雾剂,只是前端的嘴是用来吸气的而已。

列车开进西藏后,看到的房子基本上都只有一两层,但围了一个大大的院子。湛蓝的天空,清澈的河水,原野上,山脚下,这边几间房子,那边一群牛羊,祥和、宁静,仿佛进入世外桃源。

拉萨

下午4点,列车提前半个小时到达拉萨。兴奋极了!走下火车,吸入的第一口气特别凉爽,全身一阵清凉。

拉萨四面都是山,没有植被的覆盖,看上去很枯燥。走了一段路,才想起回西安的车票还没改签,便原路返回,将车票改签成7号11:30的火车T166——拉萨到上海。

坐1路公交到拉百站下车,即到达布达拉宫了。原先以为布达拉宫位于高高的山顶上,背后是悬崖峭壁,前方则是山坡,覆盖着皑皑白雪。实际上却位于市中心,依着平地中堆起的小土而建。有点儿失望。不过,尽管如此,站在布达拉宫广场观赏布达拉宫,仍不得不为其雄伟壮美所折服。

进布达拉宫广场需要安检,打火机也不能带进去。在广场呆了会,便问警卫去大昭寺怎么走。那警卫态度特别好,一边说,一边手指比划着。

  

沿着宇拓路直走,便来到大昭寺了。一开始,我还不知道那就是大昭寺,只是看到广场上一块石碑写着“拉萨八廓街”。看着地图,知道到大昭寺了。

进入大昭寺广场也要安检,不过打火机可以带。广场前方正对着大昭寺,两边都是些卖工艺品的摊点,再往外就是店铺。说实话,乍看上去还真不知道大昭寺在哪里。因为寺庙与附近的房屋连成一体,面前有一棵树遮蔽着,又有一堵“墙”挡去半高,显得有些隐蔽。

下午五点多,太阳还没下山,大昭寺人流很多。广场上有许多公安、特警在蹲点、巡逻,蹲点的地方放着头盔、盾牌、警棍、灭火器等,巡逻的大多五人一组,手里拿着枪支、警棍或者一米多长的铁棒,身上还背着个小包。后来发现,这里真是天罗地网了。进广场的各个路口都设置了安检,里面有公安、特警、便衣在巡视、盘查可疑人员,屋顶上有警察在监视,很多地方还安装了摄像头。说不定,手机也被窃听了。 

拍了几张警察巡逻与蹲点的照片,被发现了。便有警察过来,监督我把照片都删掉。不过,他的态度倒是很和气。我也没有再想去拍这些东西了,非常环境,没有办法的事儿。兴许,在这里最可靠的也就是这些警察了。

  

跟藏人绕大昭寺一圈后,在南街看到一家旅馆:“达夏家庭旅馆”。问了下,一个床位20元/晚。挺便宜的,便住进去了。旅馆很有特色,装修得很精致,房间也干净,大多三四个床位一间。

把行李放下后,去吃了碗番茄鸡蛋面,坑爹的,居然要12元!感觉被宰了。

十几分钟的功夫,又走回布达拉宫广场了。站在广场细细地看布达拉宫,越看越喜欢,依山而建,白墙红瓦,在蓝天的烘托下岿然屹立,很恢宏大气,给人一种庄严肃穆的感觉。

七点多太阳慢慢下山了,在那边稍微多呆了会便走回旅馆。天黑了,不敢独自在外面溜达。

回旅馆后,遇到了个驴友,他跟我住同一间——外间。(这间屋子较大,分外间、里间,里间有一个女的住着)。晚上就跟这驴友聊天。他是山东青岛人,今年45岁了,有点胖,总是保持一脸的笑容,说话的调儿也挺有意思的。他自称16岁便出来跑江湖,现在全国各地基本上都转遍了,这是第三次拉萨。他前两天到拉萨的,刚从另一个旅社搬过来。端了盆水来,一边泡脚,一边跟我聊天。聊聊旅游、爬墙、网购等等。里间那个女的在烧香,烟气熏人,便又聊起“熊猫烧香”来了。晚上12点许睡觉。 

6号早上8点半起来,跟山东哥谈起想买些工艺品(虽然他的年龄大了点,但心态很年轻,姑且这么称呼他吧),他便将自己买的东西拿出来给我看。有好几串蜜蜡手链,黄色的,摸起来冰凉,闻着有一股芳香,一串20元。一串大的牦牛骨手链,一个笔筒,听说也是用牦牛骨做的。那个笔筒很漂亮,色表澄黄如玉,上面雕刻着一些佛像,我很喜欢,30元。还有一块酥油,吃起来感觉倒好,跟奶酪一般,就是闻着那味道不习惯。

9点多,很多摊位才陆续开张,便去吃了份早餐。白粥2元,鸡蛋1.5元,油条一根1元,蛮贵的。回到八角街,跟着藏人转大昭寺。人群中男女老少均有,尤以中老年为主。大多数人手里都是左手拿着一串佛珠或者右手持着转经轮转动,有些人比较虔诚,三步一拜:走三步,双手合十,顺次放在额头、胸膛、小腹(也有些人是放在头顶、脸部、胸膛),然而双腿屈膝、朝前扑倒跪拜,将双手合十放在头前放正,最后再慢慢站起。特别的,他们的袖口都加上一层光滑的布料,所以扑倒的时候可以很方便的向前滑。最让我震撼的是,这里面居然有残疾人,凭着单脚,扑倒向前滑去,再凭双手支撑站起,再扑倒,这样一步一步地转大昭寺!! 

  

第二天就是燃灯节了,大昭寺下午4点开始连续收摊,7号也停止摆摊,便赶紧买了好些饰品。但这些摊主实在会喊价。有一种银链,前面挂着一个可开可关的小箱子,第一家我随便问下,要8元,而且是没还价的了。(这一家的东西是有叫价上去的,从我买的其他东西可以知道)。但走到大昭寺广场的一家,居然开口要120元,尽管最后一直在降价要卖给我,但我实在不敢要。

从大昭寺走到小昭寺去,沿途也是热闹的街市。但小昭寺只有一个小小的院子,空荡荡的,而且跟周边的房屋完全连结在一起了,没法转小昭寺,显得有点冷清。

便一直在八角街逛,内围都是卖工艺品的,外围则杂得多,工艺品、服饰、小吃等等应有尽有。吃了份藏面,3块钱,凉拌的,面条没劲道、但也不会软塌塌的,还算可以,就是吃完后剩了一碗的辣椒水看得吓人。又去买了些个饼,一个一元,里面放牛肉或其他的东西,还算便宜,但都凉了,味道一般。 

  

沿着北京路走下,两边的房屋都很有特色,用石头一块一块砌成,再抹上白灰,看起来特别干净,给人一种神圣、纯洁的感觉。只是两边的人行道有些窄了,又值修暖气管道,在一些地方就会有点堵。

走了一段路后,又走回来,反向去布达拉宫。这次就没去布达拉宫广场了,而是直接转布达拉宫。转布达拉宫的人不是很多,但从不同的角度看布达拉宫感觉还是挺不错的。围墙上竖着一排大的转经轮,金灿灿的,边走边转动油桶,蛮有意思的。

从布达拉宫回来已经7点多,大多数摊位都收起来了。买了点东西,便回到旅馆。因为有很多藏人入住,我和山东哥便搬到了隔壁去,跟一对退休老夫妻住。他们是北京人,两人都退休了,男的58岁,女的也估计少不了几岁,但身体都很健朗,自称退休三年来把全国各地都快转遍了。他们已经来拉萨两个多月了,跟人合租越野车开去藏北无人区,看真正野生的藏羚羊、牦牛、狼等,还去了尼泊尔游玩。很羡慕他们。

山东哥也回来了,他今天去了色拉寺和哲蚌寺,正在那喝青稞酒。本来刚到西藏是不能洗澡、抽烟、喝酒的,但我看自己也没啥事,又快离开了。便喝了点青稞酒,感觉还不错,甜甜的,喝起来也顺口,没有什么度数。山东哥买了一大瓶用果粒橙的瓶子装着,才4块钱,很便宜。

晚上几个人坐着聊天,他们都很达生,不过已经向现实低头了,就像山东哥说的“对社会不抱希望了”。有一点很惊讶的是,谈到政治,他们都认为邓将来会是历史的罪人,北京先生说邓藏有私心,邓的改革是对毛的报复。我不懂,至少我还是相信明天的。

北京先生说明年4月阿里的油菜花、桃花盛开,一整片一整片的非常美,很向往。不过,他又说那里很穷,政府规定藏人每户只能养几头牦牛或羚羊,但低保竟只有40元,所以很多是家徒四壁,处境十分困难。(另外,听说藏人基本不存钱,生活也比较随意)

山东哥买了明天去兰州的车票,跟我同一趟车,而北京夫妻则后天下午走。晚上10点半左右,收拾下行李,刚准备洗漱却断电了,早早地睡下。

  

7号早上8点半起来,洗漱完后,整理下行李,就等着出发了。山东哥实在太会忙里偷闲了,买了个脸盘独自坐在洗漱间泡脚!时间一拖便没去集市买食物了。10点出发,到拉百站后,山东哥去布达拉宫旁边买牦牛奶,而我本来打算去超市买食物的,但太贵了,包里也还有些食物,便去“玉包子”吃了下早餐,绿豆粥4元,煎蛋2元,2个小肉包一个1元。

其后,两人又在公交站碰头,一起坐车去火车站。到车站还没11点,时间还算充裕。

火车站很豪华,上二楼候车室,楼梯上去左边就是餐厅和超市。餐厅配置得跟酒店似地,超市也装修得很好,出售食品及工艺品等。拉萨基础建设很好,连路灯、地下道、厕所都得很高档,估计政府投入了很多钱……只可惜藏人的生活水平并不高。

拉萨——西安(T166

11:30,火车出发。我和山东哥在不同的车厢,我在8号车厢,他在10号,车上人很多,打开水的时候去打了声招呼,便没再碰面了。

跟我坐在一起的,一个是90后,厦门人,但很少回福建,他们家人大多在拉萨,父亲开手机店,表哥在部队当兵,高中就辍学出来工作了,这次是去郑州看外公外婆。另一个跟我年龄相仿的是河南人,也是很早出来工作的。正对面的三个大叔,一个是西安人,做家具的,来拉萨好几年了,这次回家待一段时间,另外两个去兰州和其他什么地方。

我们在车上聊天、吃东西,有点倦了,便买了副扑克斗地主。晚饭后,走到饮水机旁窗口看风景、照相,后来另两个同坐的年轻人也过来了,一起聊天。那个90后的,算是当地的小霸王吧,有点势力,很早就出来混了。不过,他也去了很多地方,听听他的旅途见闻还是挺开心的。另一个也很早出来混,不过家境差些,现在在酒店、KTV之类上班,这次是来拉萨找朋友的。

  

车上本来人就很多,进了格尔木之后,人更加多了。过道、走廊、上车口都站满了人,连洗漱、饮水、上卫生间都困难。跟赶回家过春节似地,实在无可奈何。一整天,不是在车上睡觉,就是跟他们斗地主。不过,斗地主还是很开心的。

列车晚点半个小时,8号晚上9点半到西安。跟西安大叔去火车站后门街市吃了份炒面后,便走回来,在外面透口气,10点20左右,重新进站。

西安——深圳(K448

22:57,火车出发。我坐在2车3号,看1-2号没人,便坐过去,躺着睡了!

9号早上6点多,被一个大叔给踢醒了。我以为是乘客,便一边收拾一边顺口说了句“等等”,没想他竟然恶狠狠地回了声“等什么等”,搞得我火大,真想揍他一拳。返回原座位打盹,7点多醒来,发现那个恶人竟是列车员,那个位置是列车上服务员的专座。

这节车厢人很多,坐着我附近的人大多是去东莞,本想跟他们聊几句,但他们爱搭理不搭理的,我也没劲。后来看3号车厢空,便跑过去了。

  

在3号车厢遇到两个朋友,一个是西安大姐,这次到深圳旅游,另一个男的家在西安周边,在深圳上班,假期还没过完就想回深圳了。跟他们两个人在一起很开心。西安姐也是个很好玩的人,今年3月份就辞职了,全国各地跑,这次去深圳、珠海、香港、澳门玩。西安哥则比较宅,来深圳也有几年了,在南山上班,他的罗曼史比较丰富。后来又来了个朋友,也是陕西人,在深圳富士康上班的。我们几个人晚上就在车上斗地主了,他们几个都说陕西话,听着挺好玩的,跟普通话不会差很多,大多能听得懂,可惜我努力学了一个晚上还是没学会。

10号早上5点到深圳,因为要赶着去上班,我便匆匆离开了。都是在江湖漂的人,何必问姓名呢?相濡以沫,相忘于江湖。

从火车站到KKmall打的要50元,实在不舍得,便快步赶了回来,还好也就半个小时。洗下头,洗下澡,走去公司。7点,准时上班。


2012年12月17日

来源:刘思平

 
评论
© Sping Liu / Powered by LOFTER